山子=疯子
心理学狂好 中度抑郁患者
LOFTER是主站
发文、日常or摸鱼
半吊子哲学学者
二次元是我的归属
冷坑爱好者
求太太产粮
专业年更爱好者:山子

阅读注意:
1.意识流产物
2.至郁向,血腥...猎奇?
3.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开始看吧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“像你这样的人,考这个分数正合适唉!”学习委员拿着份0分卷子给他看。
  “哈哈哈哈,真是符合他的分数啊!”围观的同学也在重复着嘲笑的话语。连老师都在朝自己翻白眼。这样的生活,真的有意思吗?
  “真是绝望的生活。”他想着,却并没有对嘲笑做出反应,单调、无聊、令人作呕的生活。
  放学了,他拿着书包走在街道上,并不在意同学们向他扔过来的易拉罐与句子。
  “看啊,D班的垃圾男!”
   无趣
  “他那副样子跟僵尸一样!”
   令人厌恶
  “喂,傻逼!说句话!”
   猪猡
  到家了,空无一人的冰凉地下室,一张床、木桌和书架是他生活的伙伴。床上放着一支枪,散发着枪油的浓重气味。
  浑身散发着抑郁气息的青年坐在床前的水泥地上,冰冷,毫无温暖。他拿着一把上膛的枪。眼睛,眼睛,他的眼睛空而无神映不出光明。黑暗,黑暗。
  “幸福,我好幸福啊,真也是义务的。”他拿起那把枪,从水泥地站起来,在脑中回想自己十六年的漫长之路,真是没什么好想的。
     “自杀吧。”他告诉自己。
  “咔哒”枪的上膛声,保险栓也不要忘记。现在,将它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吧。
  门被敲响了,他们来救我了吗?在喊什么呀?“寒田君,不要这样!”这样所谓善意的话语吗?真不知道自己活着时他们会说什么,真是懒得管了。
  他扣动扳机,门外的人好像意识到了发生什么,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。就这样死去好像也挺好的啊。
  子弹穿过脑外骨,滑过软糯的大脑组织,又来到洁白的脑浆部分,要穿过另一侧的头骨了!神经组织被全部切断,全身瘫痪了。子弹穿出来了,射到对面的墙壁上,带着血液、脑浆与一小部分骨茬。
  他死了,瞳孔放大,血液顺着脑袋滴在了他的衬衫上,身躯都是软噗噗的,没有生机,真的死了。
  门外的人进来了,手中拿着破门的工具。在前面的是自己的母亲吗?哭得真伤心啊,对不起,我让您失望了,我在地狱会很开心的。这是他最后的记忆。

评论(1)
热度(4)

© 我是你山大爷 | Powered by LOFTER